0(尾声)
作者:Seraphims 更新:2019-11-09

  先是被那个可恶的Caster召唤,然后就陷入了一场莫名其妙的战斗,Lancer完全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红色英灵如此执着的攻击她,无论任何解释都不能让对方哪怕暂时的停下。

  对方的白刃战技巧和自己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但是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宝具批发商。远攻的箭矢,近战的名剑,以及防御用的盾牌,各种各样的宝具想不要钱似的丢了出来,而自己却不能以宝具来对抗。

  因为那个夺走自己契约的Caster已经不在了,不仅失去了魔力的供应,还要时刻应对世界的修正,此时的Lancer第一次羡慕起Archer这个阶职。

  身体蕴含的魔力只够维持一两个小时,更何况陷入了这种高强度的战斗,只需要十分钟,Lancer就可以安心的烟消云散了。

  「谁会安心啊!」

  可是也只能坚持下去,这样的死局。

  几分钟过去了,Lancer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但是本来骚扰性的一枪却真正的洞穿了对方的心脏。

  “哈,看来任务可以终止了呢。”说着Lancer无法理解的话,红色的英灵满意的消失了。

  “Lancer?”

  然而就在她以为已经结束了的时候,背后又传来了似曾相识的声音。

  一名英灵以及两个Master,若是平时自然无需畏惧,可是现在。

  “圣杯已经被摧毁了,你还有战斗的意志吗?”

  但是听到了意想不到的询问。

  “是吗,那就再见吧。”

  化为灵体,Lancer抓紧所剩不多的时间去寻找库娜。

  至此,惨烈的第六次圣杯战争终于落下了帷幕。

  两天之后,在冬木临镇的一个旅馆中。

  “云酱,快起来了,会赶不上火车的。”库娜摇晃着躺在床上的Lancer,虽然并不需要睡眠,不过既然战争已经过去,Lancer还是很享受这种休息的方式。

  “哪有那么快,那可是中午的火车。”

  “但是,不可以让淑女就等,这是你告诉我的。”带着无敌的笑容,白色的少女挽住了Lancer的脖子。

  “你这个样子可是离淑女差了十万八千里呢。”

  “那个...说不定艾因兹贝伦城会派人来抓我哦。”

  “怎么会那么快,他们又没有外挂什么的。”

  “呜,难道云酱不要我了吗,就算我被捉走也无所谓了。”

  “哈,怎么会,我可是库娜的从者啊。”

  终于从床上坐起来,Lancer温柔的抱住了库娜。

  “好吧,我们现在就出发。”

  时间流逝,转眼间血腥的厮杀已经远去。

  “绫子,起得很早啊。”起的更早的四季平常的打着招呼。

  “恩,最近很难懒在床上了。”战争的后遗症,魔术回路引起的疼痛一直在持续着,也是那个平凡的英灵留给绫子唯一的痕迹。

  “今天要去远阪前辈那里吧。”

  “是的。”为了能过生存下去,每一天都不能懈怠,不仅像这样的休息日要全天呆在远阪邸,而且每天放学之后也都要过去。

  “那么吃过早饭之后就过去吧。”把绫子按到椅子上,四季熟练地准备着简单的早饭。

  看着四季忙碌的身影,绫子不禁有些感慨。

  师父从专家那里得到了结论,四季是一个意外的起源觉醒者。大概是瑕疵、破绽这样的起源,四季的判断总和事实有着微妙的距离就是这个原因,同样因为这个,无论是伤口也好死亡也好,只要不是完美的,四季都可已从漏洞中复原。

  但是这不是重点,觉醒起源者将被起源所吞噬。因为仅仅百年程度的“人格”这种东西,只会被从原初的起始产生的方向性所覆盖。

  “我吃好了,哥哥和阿姨,我走了。”

  “路上小心。”

  不过反正人都是会不断改变的,只要哥哥一直还是哥哥就可以了。

  匆匆的走在路上,然后突然想起今天应该去的是师兄的家里,说来凑巧,和Rider的相遇正是在那里。

  战争结束之后师父似乎受到的协会的责难,但是最终受到惩罚的是樱前辈,间桐家的积累被协会的各位瓜分干净,不过樱前辈对自己曾经的家没有一丝留恋,高高兴兴的搬到了师兄的家里,那副快乐的样子,根本无法想象是刚刚被没收全部财产的人。

  因为自己的原因,师父在时计塔的学习暂时终止了,所以自己必须要努力,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驾驭住Rider的遗物。

  在夏天太阳的催促下,绫子终于在九点之前来到了卫宫邸。

  叮咚,按下了门铃,然后门扉哗啦一下的打开了。

  一个穿着黑黄条纹的女性跳跃着出现在玄关,就算已经见过好几次,依然无法习惯她那种出场方式。

  “欢迎过来,小绫,今天比往常要晚了十分钟哦。不能因为成绩稍有提升就放松呢。”来这里的借口当然是进行功课补习,虽然学生要去家庭教师的家里很奇怪,但是这个真正的老师并没有怀疑。

  顺带一提,每周要到卫宫邸一次也是她的主意,大概是为了让樱前辈和师父能有更多的见面机会吧。不过这其实是多此一举,平日里师父在进行授课之前都是呆在师兄家里,甚至有的时候在授课结束之后还和自己一起离开,绫子要回家,而师父就是去卫宫邸。

  “来了啊,先吃些点心吗?”樱前辈安稳的坐在桌前,和那时候的疯狂判若两人。

  “不了,我还是直接去找凛前辈吧。”礼貌的拘了一躬,径直走进了师父的房间。

  “终于过来了,那么今天也开始吧。”坐在床边,戴着眼镜的师父如往常一样宣布了课程的开始。

  在今后,这样的生活也会一直重复下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