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少将军手到擒来
作者:浅绿 更新:2019-11-09

绿会努力存稿,争取早日带你们虐驸马的!

所以燎越的网络版番外只有一篇了~

算大章吧~

------题外话------

这个看似冷酷的男人其实并不难征服,只要用心,少将军必定手到擒来。

韩无双舒服地缩在宽厚又温暖的怀抱里,眼眉都带笑意。

予弦看得心又开始一阵阵怪异的抽痛,他皱了皱眉头,弯下腰伸手揽住她的腰,一个用力,将人腾空抱起,置于马背之上,轻轻策马,朝着将军府的方向奔去。

本该白嫩的手心上不知是昨日被烫的,还是今日被缰绳磨的,起了一串的水泡,有些水泡都已经破了。

韩无双伸出手递到他面前,无辜地说道:“我真的没力气,不信的话,给你把脉。”

看她目光清明,思绪清晰,予弦就知道自己想歪了,都怪她不把话说清楚,他心里有些恼,却又觉得为这种事和一个小女子生气,实在有失君子风范。故此只能恨恨地别开头,不去看她。

韩无双看他满脸通红,愣了一下,随即噗嗤一声笑了出声来,“我只是觉得浑身没有力气而已,所以接下来,只能麻烦予弦抱我回去,我自己可回不去。”

卑鄙无耻!若非韩无双还在身边,他都恨不得冲回去在补两刀!

予弦呼吸一滞,他们难道给韩无双下了……那种药?!

“我有事。”韩无双睁着水汪汪地眼睛看着他,娇声说道:“不知道他们给我吃了什么,我……”

被人深深记挂着,放在心尖上的感觉很是陌生,予弦低声回道,“我没事,你怎么样?”

当他终于来到她身边的时候,那个狼狈地坐在地上的女人,居然对着他忙不迭地问道:“你怎么样?没有没受伤?他们有没有对你用毒?”

在没有看到她之前,他整颗心都在剧烈的狂跳,当看到她软软地趴在马背上时,他的心又好似停止了跳动,他从没想过一颗心脏还这样能折腾。

予弦觉得今日肯定是他古井无波的心脏受到最大挑战的一日,当秋水慌乱的跑进府来,求他去救人的时候,他的脑子那一瞬间居然是空白的,他完全不能想象,若是这个矜贵的女人发生什么意外会怎样。

予弦果然没让她等太久,韩无双才刚刚把气喘匀,就听到哒哒的马蹄声。

她相信,没有她拖累,那个骁勇善战的男人不需要多久,就能将几个匪类斩与马下。

韩无双也不乱动了,干脆坐在地上等。

这一翻几乎就是从马上摔了下来,好在脚下刚好是一片草地,她也不是很重,这一摔并没有摔出什么毛病来。

韩无双小心地半撑起身子,脚勉勉强强够得到马蹬,但是却使不上力,因为她动来动去,马已经开始不安地踏着蹄子了。韩无双一咬牙,直接翻身下来。

马一边驮着她,一边的低头吃草,韩无双开始担心起来,她现在浑身无力,若是这马不小心惊着了,撒蹄子跑起来,她估计就没命了,还是脚踏实地比较好。

韩无双没有力气再踢一脚了,马慢慢又停了下来,算了算距离,从这里到他们大都的地方,少说也有一二里路了,韩无双终于松了一口气。

感觉到掌心火辣辣地疼,韩无双有些哭笑不得,她的手这些日子还真是多灾多难,苦肉计虽好,但是太多了,她也吃不消啊!

韩无双所有的力气都用在那一脚上了,此刻她只能趴在马背上,尽力握紧缰绳。

韩无双深吸一口气,抓紧缰绳,同时用尽全力踢了马肚子一脚,这一脚并不重,马儿感觉到了力道,便开始往前慢慢奔跑起来。

予弦和方沢正在和两名匪类交手,她绝对不能让他们为了她分心!趁她现在的力气还没有完全消失,韩无双决定赌一把。

好在那男子也受了伤,跌跌撞撞地走过来,一时间也抓不住她。

不行,他一定是想抓住她来威胁予弦。

韩无双原本打定主意就这么趴着,等予弦打赢了再来救她,却在余光中看到中了一箭的瘦小男子竟开始慢慢向她靠了过来。

韩无双能感觉到予弦来了,但因浑身无力,只能半趴在马背上,根本不能和予弦好好打个招呼,连眼神交流都费劲。

同时方沢和壮汉也战到一处。

可惜她还没走到韩无双面前,就已经被一柄长剑拦住了去路。斯文男子大惊,连忙急退几步,拔剑与澹台儒闵打了起来。

斯文男子看了一眼已经软得无力坐直,只能伏在马背上的韩无双,心念一动,大步朝她走去。

壮汉大喝一声:“只有两个人而已,和他们拼了。”

斯文男子脸色剧变,“怎么会来的这么快?”

正当他扶起男子的时候,一串马蹄声从官道上传来,几乎只在瞬息之间,便看到两匹纯黑骏马朝这边疾驰而来。跑在最前面的那个,便是他们最为痛恨的男人——澹台儒闵。

他动作迅速地翻身下马,跑到瘦小男子身边,并没有把剑拔出来,而是折断了长长的箭羽。

“老六!”壮汉用力一抓缰绳,马立刻停了下来。

马儿刚刚跑上官道,一道利箭破空之声传来,瘦小男子躲闪不急,被利箭射中肩背,从马上摔了下来。

与陌生男子共乘一骑,韩无双感觉很屈辱,即使身体已经开始软弱无力,她仍是努力挺直腰背,远离男子的怀抱,好在那壮汉并不猥琐,只要她不从马上掉下去,男子都不会去管她。

“走。”斯文男子一声令下,壮汉便一把拎着韩无双的胳膊,就像拎小鸡似的,将她提溜上马。

这药粉见效非常快,韩无双渐渐感觉到身体里的力量在流逝,她挣扎的动作也越来越无力。

喂完药,男子也松开了手,韩无双立刻弯下腰,想将嘴里的药粉吐出来,可惜沾染在嘴里和喉舌上的药粉早就和着唾沫滑入喉中。

那药粉并没有什么味道,可是干粉卡在喉咙里的感觉并不好受,韩无双忍不住咳嗽了起来。

壮汉动作很是粗暴,从怀里掏出一包药粉,掀开之后竟是直接一手抓着韩无双的脸颊,将她的嘴掰开,一手将药粉往韩无双嘴里倒。

一听到药字,韩无双心头一沉,她根本没想到这三人身上居然还带着药!

斯文男子眼底闪过一抹凶光,低声说道:“给她灌点药。”

壮汉不耐烦地说道:“她这样一直挣扎,根本没办法骑马。”

说着,那男子竟然想伸手拉她,韩无双哪里会肯,仗着几人不会杀她,也想尽力拖延时间,她一直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不断的尖叫和挣扎,马儿受了她的影响,也开始烦躁起来。

小个子男人猥琐地一笑,“不用你会,你只需要乖乖呆着我怀里就行了。”

韩无双退后一步,故作害怕地说道:“我不会。”

斯文男子把韩无双拉到一匹纯黑色的马前,说道:“韩姑娘,请上马。”

出了城门,四人一起走近一处小树林,林中居然藏着三匹骏马。

想清楚了之后,韩无双便乖顺地跟着三人慢慢往城门外走去。

他们费这么多心思来京城掳她,应该暂时不会杀她。

韩无双能感觉到,一把冰冷的匕首正隔着布料抵着自己的腰间。现在虽然已经走在大路上了,人也不少,她喊叫可能会引起路人的注意,但也会因此激怒三人,她怕没等到人来救她,她就死了。

出了小巷,壮汉在前面开路,小个子男人断后,斯文男子就走在她身边。

韩无双确实不想被打晕,便只能按照他们所说的做,跟着他们走。

韩无双还想多套几句话,斯文男子却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一般,笑道:“小姐也不用想着如何求救了,我们既然敢来京都掳人,就肯定是做了准备的,你好好配合,也能少受点苦。如果不想被打晕,就乖乖和我们走。”

“你认识我们?”三人都有些惊讶,斯文男子更是连连点头,好似对她很满意的样子,“不错不错,有点见识。”

韩无双想拖延时间等予弦来救她,便尝试着和那斯文男子对话,“原来是五虎寨的匪类,你们胆子不小,竟敢跑到京都里来掳人。”

知道她的名字,又提到寨子,还提了一句煞星,连贯起来就不难猜了。

斯文男子任由两人吵闹,末了才一脸歉意地看向韩无双,说道:“韩姑娘无需担心,我们只是想请姑娘到寨子里做客而已。”

壮汉用力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低骂道:“别啰嗦,先把人带走。”

瘦小男子长着一双贼眉鼠眼,目光滴溜溜地在韩无双身上转,“不错,还挺镇定,长得也标致,那煞星还有几分福气,不过这福气很快就是咱们兄弟的了。”

韩无双没有回答他,打量了三人一眼,低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他甚至还对韩无双做了个揖,“这位可是韩姑娘?”

将她拦住的这伙人一共有三人,一个满脸络腮胡的壮汉,一个又瘦又矮的小个子男人,还有一个年纪稍大,长相却是三人中最斯文的。

韩无双用力咬了咬唇,正准备不管不顾朝巷子口冲出去的时候,来人并没有给她这个机会,就已经将她团团围住了。

看到秋水的身影消失在巷口,韩无双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紧张了起来,现在这条巷子里,只剩下她和跟在后面的人了。

好不容易出了巷口,一拐弯,秋水便撒开腿的往前跑,脑子里只有将军府几个字。

“是。”秋水点了点头,如平时那般脚步不快也不慢地朝着巷子口走去,每走一步,都像踩在刀尖上似的。

韩无双松开她的手,抬手指了指巷子口,声音略略放大了些,说道:“秋水,我想吃桂花糕,你去前面巷口的老余记给我买些来。”

秋水心中一惊,但也不敢表现分毫,强作镇定地回道:“知道了。”

韩无双假意脚下一滑,差点摔倒,秋水连忙伸出手来扶她,两人靠得极近。韩无双抓住时机,低声说道:“有人跟着我们,一会你出了巷子就往将军府跑,去求救,知道吗?”

小巷周围没有店铺,往来行人也少,若现在她表现出异样,那几人或许会立刻动手。

午后真好有龙舟大赛,河边聚集了很多人,周围的街道也都被人潮堵死了,两人只能选择小巷来走。当两人穿过第二条巷子的时候,韩无双便觉察出不对劲来,身后有几个男子,好似一直跟着她们。

今日刚巧端午节,街上很热闹,人也格外的多,轿子和马车都不方便在路上行走,韩无双带上秋水一起去送药,反正那药也是要放凉了喝药效才好,两人午时便出发,一路逛一路往将军府走去。

韩无双勾唇一笑,轻轻吹了吹手背和手心上那几个芝麻大的水泡。

想到今日自己说小姐并无大碍的时候,少将军好像确实有些不相信的样子,还隐隐有些担心。秋水了然地点了点头,叹道:“还是小姐聪明。”

“傻瓜。”韩无双轻笑一声,再次懒懒地靠回躺椅上,笑道:“我又不是再也不见他,明日我再过去,他总会看到我的手。他是将领,什么伤没受过,万一他觉得被烫出了点水泡根本算不得什么伤,你又把我的伤势说得那般严重,他肯定会觉得我娇惯又矫情。倒时没让他心生好感,反倒生出厌烦之心就适得其反了。对付像他这样冷硬的人,不是不能用苦肉计,但要用的恰到好处,适可而止,如此才能打动他的心房。”

看小姐心情不错,秋水问出心中疑问:“小姐,既然您要使苦肉计,为何不让奴婢把您手的伤势说重一些?这样不是更能让少将军心疼吗?”

他会主动问她伤得如何,说明他肯定还是关心在意她的,韩无双嘴角止不住地上扬。

“之后少将军还主动问小姐伤得怎么样,大夫怎么说,我都按照小姐吩咐的一一回了。”

韩无双赞许地看了她一眼,又继续问道:“之后呢?”

秋水可不敢耽误小姐的事,刚刚站定便立刻回道:“回小姐,奴婢到少将军院子的时候,他并没在房里休息,可能是在院子里……散步吧。奴婢刚刚告罪送药送晚了,少将军立刻问为什么晚了,我就把今日发生的事说了一遍,当然是按照小姐的意思说的,把您被洒落的药汁烫伤,改成了你为了保护药罐,不顾疼痛的徒手去抓,结果烫伤了。”

看到秋水回来了,韩无双立刻坐直身子,把书往旁边一放,问道:“怎么样?”

传说中徒手抓药罐,被药汁烫伤的韩姑娘,此刻正懒洋洋地靠在躺椅上,一手拿着一本书,一手抓起一颗葡萄,慢慢悠悠地送进嘴里。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闷骚?!敬国公府大小姐闺房

既然对人家那么在意,为何人家韩姑娘来的时候,总是一副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

敢情公子折腾了一下午,是为了等韩姑娘?

方沢顿悟了。

方沢提着竹筐准备进屋,却发现公子还站在院子里,盯着秋水离开的方向若有所思,回想一下公子今天的反常,以及刚才公子问的话……

秋水这次明显感觉到少将军身上的冷意了,连忙将手中的小竹筐强行塞到方沢手里,“将军还是赶紧把药服了吧。奴婢先告退了。”急急忙忙说完话,秋水立刻转身跑出了小院,那模样就好似身后有狗咬她似的。

什么叫没大碍?予弦忍不住皱眉,以前怎么没觉得韩无双身边的这个丫头这么愚笨。

“大夫说……”想到出门前小姐的交代,秋水便只草草地回了一句,“大夫说没什么大碍。”

予弦等了半天,也没等到自己想要的内容,只得开口问道:“大夫怎么说?”

秋水自己在胡思乱想,完全没想过和少将军说说自家小姐的伤情。

“嗯。”秋水似乎能感觉到少将军语气有些焦急?稍稍抬眼看去,少将军还是那副冷脸,难道是她听错了。

“她烫伤了手?”

“说实话。”澹台少将军本来就是块大冰块,平时不刻意吓人的时候,都让人觉得凉飕飕的。现在他声音一沉,秋水立刻被吓得浑身发抖,不敢再隐瞒分毫,连忙回道:“小姐在熬药的时候,不小心被火星子溅到,烧着了裙角。小姐一时惊慌,将原本快熬好的药打翻了,情急之下她居然用手去抓药罐,手被烫伤了,药罐也没抓稳……小姐要重新剥胡荆梗的皮,所以药就送晚了。”

“因为……”似乎没想到少将军真的要问罪,秋水斟酌了片刻,才小声说道:“因为胡荆梗用完了,药铺送来得有点晚,耽误了些时辰。”

“为何会晚?”

秋水没想到进门就会碰上澹台将军,对方还冷冷地盯着她,她心中一惊,连忙行礼道:“奴婢秋水,见过澹台少将军。今日的药送晚了,还请将军见谅。”

两人走回院内没多久,就听到院门轻响。予弦立刻回头看去,只见一名姿容秀丽的女子提着一个竹筐,轻轻推开院门,走了进来。

不知不觉间,天居然黑了,予弦又看了一眼大门的方向,也不知道在生谁的气,冷冷地“嗯”了一声,便快步往屋里走去。

这也只能心里想想,方沢还是没胆问出那句话,只能低声建议道:“公子,天色晚了,不如回房休息吧。”

走着走着,竟走了近两个时辰,眼看晚膳的时间都快错过了,方沢很想冲过去问问,公子您到底是怎么了?!

公子要走,方沢自然只能跟着,只是走着走着,他就又疑惑了。公子在靠近大门的前院走来走去做什么?风景好适合散步的地方,应该在后院才对。

予弦推门的手顿了一下,略显烦躁地回道:“乏了,到处走走。”

方沢连忙跟上,因为中毒,公子这几日几乎都没什么出院子,他本以为公子还是如往常那样,在院子里走走,没想到公子居然推开院门走了出去。他连忙问道:“公子?您要去哪里?”

方沢刚刚为公子今日的反常找到了原因,公子却直接将沙盘一推,站了起来,朝屋外走。

方沢忍不住看了一眼,这个阵法不就是最普通的双翼阵吗?难道公子是在思考如何改良阵法,所以才如此纠结?

方沢发现,今日的公子有些不一样,尤其是未时之后,总有一种坐立不安的感觉,虽然并不明显,但是他还是感觉到了。以往只需要半个时辰就能推演完的沙盘,今日都过去一个时辰了,公子还再看,而且眉头越皱越紧。

翌日

予弦果然被这个消息吸引了注意力,放下手中被他抓坏的书,和弟弟说起剿匪之事。“让吴扬跟你去,他之前与五虎寨交过手,对那里的地形和山贼惯用的伎俩都比较熟悉……”

予弦握着书的手不自觉一紧,差点将书抓碎。夜冽也被他吓了一跳,自己大哥自己知道,他就是一块坚冰,又冷又硬。算了,他也犯不着为了而一个女人和大哥闹得不愉快,澹台夜冽摆了摆手,说道:“好了,你的事我懒得管。我来是想告诉我,皇上已经下旨,让我带兵继续围剿五虎寨,这次必定要把他们一网打尽。”

脑子里忽然蹦着这句话,难道她要的,真的是让自己喜欢她吗?

我韩无双要嫁的男人,怎么可以不喜欢我呢?

夜冽看不顺眼他这副油盐不进的臭模样,忍不住为韩无双说两句,“你这么说,未免也太冷酷无情了。你去剿匪中了瘴气之毒回来,御医束手无术,是她替你寻遍了坊间名医,还死活不肯把药方交出来,只为了每天给你送药的时候看你一眼。若不是喜欢你,犯得着做到这一步吗?”

予弦随手拿起案桌上的一本书翻看,低声回道:“不过各取所需罢了。”

假意揉了揉胳膊上根本不存在的鸡皮疙瘩,夜冽啧啧叹道:“你整天板着个冰块脸,都不知道韩无双看上你什么。”

废话,屋里就这么大,不走他还能把人藏起来不成?予弦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夜冽立刻觉得自己像是置身冰窖之中。

夜冽走到床前,嘿嘿笑道:“走了?”

于是澹台夜冽再次走进屋里的时候,就看到一向冷酷的哥哥在蹂躏着自己的脸。

脸颊上还残留着她手掌的温度,予弦抬手用力抹了一把脸,想将那灼人的热度揉散。

予弦还未来得及再说一遍,让她明日别来了,她已飞快地走了出去。虽然她极力让自己显得优雅从容些,但那凌乱的脚步和微红的耳朵,还是显示了她内心并非像她表现出来那般平静。这是……害羞了?

房间里陷入了诡异的安静之中,好一会,韩无双才起身理了理裙摆,轻声说道:“我先走了,明天再来看你。”

被人撞见这一幕,予弦倒没什么特别的想法。但他可以明显感觉到,韩无双的身体整个僵硬,待夜冽跑出去之后,她才怔怔地回过神来,极快地松开手,坐直身子。

说完也不等床上的两个人反应,立刻识相地跑了出去。

澹台夜冽举起手,迅速把脸别开,轻咳一声,说道:“抱歉!你们继续……”

予弦就迟疑了一瞬,这暧昧的一幕便被冲进来的人瞧个正着。

“这就对了。重新认识我,用心看我,看清楚我。”韩无双几乎是趴在予弦的身上,精致的脸庞逼得极近,予弦想推开她,但感觉到压在自己身上的重量,轻得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如果自己没控制好力道,会不会伤了她?

予弦完全没想到,被太后誉为名门贵女中的佼佼者,所有闺阁女子典范的韩无双,居然会做出这等有失仪态的事,说出这般失礼的话。他瞪着韩无双,不敢置信地说道:“我发现,我好像根本就没认识过你。”

“不,你错了。”韩无双心中蓦然升腾起一股怨气,这人凭什么这么想她,凭什么不相信她的真心?凭什么不喜欢她?!越想越气,干脆直接伸手,捧住他的脸,将他的头掰过来,与自己对视,“就因为皇上准备赐婚,我才要做这些事。我韩无双要嫁的男人,怎么可以不喜欢我呢?”

只可惜这个人,却不懂。

韩无双当然懂,如果她真的将这个人当做普通的联姻对象,当做各取所需的合作者,那么她当然不需要做这些。但是她并不想这样,她想把这人当做共度一生的良人,能够互相扶持,互相爱护,彼此倾心,所以她做这些,就都是心甘情愿的。

他既然承认了这门婚事,必定会尽到应尽的义务,如果她想守护韩家,想帮那孩子夺爵位,他都会尽力帮忙的,所以她根本不需要再费这么多心思在他身上。她这么聪明,不可能不懂。

韩无双的眼睛很漂亮,无时无刻都仿佛含着水光,本应该是我见犹怜的模样,但被她用这样的眼睛直直地盯着,泰山崩于前依旧面不改色的少将军总是率先移开目光的那一个。就像现在,予弦别开眼,叹了口气,说道:“皇上已经准备赐婚了,你无需做这么多事。”她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在皇上问他意思的时候,没有反对,也就是默认了这场联姻。

韩无双直接坐到床沿上,睁着水润的眼睛看着他,低声问道:“是不必使苦肉计还是使苦肉计也是无用?”

仰头将药汁一口饮尽,予弦努力让自己的脸色显得温和些,说道:“你不必如此。”

看过那一双手之后,予弦觉得手中的药碗竟比往日更重了几分。

若他今日没“醒”来,根本不会看见她受伤的手,那么她这所谓的苦肉计,就完全用不上。没有人会为了这渺茫的机会,而刻意弄伤自己。

予弦虽然不善辞令,却也不是个不知好歹之人。看她手上的伤,不像是一两天造成的,因为不想和她多言,他已经装睡很多天的,而她每次都是将药送过来,待小半盏茶的时间便又离去。

“大夫说,这胡荆梗虽是一味良药,却甚少有人使用,就是因为它的皮有剧毒,哪怕沾到一点点,良药就变毒药了。下人粗枝大叶,我怕他们剥不干净,就自己来了。”看到予弦又皱起了眉头,韩无双自嘲地笑了笑,说道:“你就当我使苦肉计好了。”

“怎么不叫下人去做。”

韩无双低头看了一眼,也没矫情的把手收到衣袖里,随口回道:“剥胡荆梗的时候扎的。”

好好一句关心的话语,用这硬邦邦的语气说出来,怎么听都像是质问。

伤痕累累的一双手,怎么看怎么不顺眼。予弦忍不住冷声问道:“你的手什么回事?”

当目光接触到她的手时,予弦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那双本该白皙修长,莹润美丽的十指,现在却布满了细小的伤口。那些伤口都不大,像是被什么东西扎伤的。

不知为何,与她对峙自己总是会败下阵来,予弦有些自暴自弃地接过碗,准备一饮而尽,让她尽快离开。

又来了!这女人看起来温顺谦和,嗓音也总是温柔婉约,但是她其实根本就不是一个听话的女人,不然他也不至于为了躲她而装睡,简直窝囊。

韩无双丝毫没有受到冰冷的气场影响,将手中的药碗往前又移了几分,柔声说道:“这药还需服三日,有始有终。”

予弦没有接,硬挺的剑眉微皱,硬邦邦地说道:“你明日不要再来了。”

“醒了?”韩无双微微垂眸,避开他的目光,拿出竹篓里的药碗走到床前,自然地将碗递到他面前,轻声说道:“正好,温度刚合适,喝药吧。”

这人居然没“睡着”,而是半靠在床上,俊朗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那双冷眸中蕴含的神色,似乎和往日有些许不同?

韩无双将装药的小竹篓放在案台上,打算如之前那般看他一眼,便离开,哪知刚抬眼就对上了一双幽深的黑眸。

韩无双好笑,她还真是荣幸,威名赫赫的澹台少将军,为了躲她居然还要装睡。

澹台少将军的房间和他的人一样,严谨而冷硬,没有帷幔屏风之类的东西。大床旁,甚至还放着一张案台,上面摆了几本书和小型沙盘。一只蘸了墨的毛笔放在一旁,白纸上的字还写了一半。

方沢推开房门,韩无双走了进去。

这十几天以来,她每次都这么说,也确实是这么做的,方沢自然也不会反对。当然,他也不能反对,连将军都没办法,他就更加无能无力了。

肯定睡了,给了这么多时间准备,还不睡就奇怪了。韩无双温柔一笑,说道:“嗯,我看他一眼,放下药就走。”

韩无双刚走进澹台儒闵的院落,方沢便已经候着门外,低声说道:“韩姑娘,少将军睡了。”

被小将在背后数落的少将军此刻正在干什么呢?

将士走到自己的位置上站好,小声嘟囔道:“我也就说说而已,那敢管将军的事,哎……真是饱汉不知饿汉饥。”

“谁知道呢!”将领摇摇头,推了年轻将士一把,说道:“别废话了,将军的事还轮不到咱们来管。”

年轻将士盯着那道纤细的身影翩然远去,叹道:“你说,韩姑娘人长得漂亮,家世好。最难得的是,脾气也好,还那么喜欢咱们少将军,少将军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韩无双点了点头,朝着府内走去,从始至终,都没有对这些明显的刁难,露出那怕一点不满的情绪,当真是宠辱不惊。

蹲在地上,以极慢的速度,将地上那三根拇指大小的枯枝捡起来,将领叹了口气,抱歉地看着韩无双,笑道:“好啦。韩姑娘您慢走。”

“应该的应该的!”将领在心里哀嚎,为什么韩姑娘如此配合,如此善良,如此体贴呢?如果像那些刁蛮的千金大小姐一样大呼小叫,他最多当没听见就好了,也不用如此刻般煎熬。

韩无双微微抬眸看去,果然看到了小路上的“很多”树枝,善解人意地笑了笑,说道:“那就有劳了。”

年轻将士只顾着感慨,眼看着韩无双就要走进府里去了。他身边年纪偏大些的将领用力拍了拍将士的脑袋,恨铁不成钢地瞪了他一眼,连忙快走几步,又将韩无双拦了下来,绞尽脑汁想了又想,眼角瞥见前方小路上的几节枯枝,灵机一动,说道:“韩姑娘,昨夜风大,前面掉了很多树枝,要不您等等,我去整理一下,不然一会绊倒了您就不好了。”

年轻将士松了口气,韩姑娘果然是名门贵女,修养就是好,不管是对达官贵人还是对他们这些无名小卒,都温雅有礼。

韩无双微微一笑,好似一点也没发现年轻将士的尴尬,大方地点了点头,回道:“是啊,早。”

说完将士脸色一僵,恨不得给自己一个嘴巴子,这都午后了,早个屁啊!年轻将士欲哭无泪,这就是没话找话说的悲哀,他只是个守门的而已,实在不懂如何虚与委蛇啊!

当那道清丽的身影,从轿子上缓缓走下来的时候,年轻将士立刻迎了上去,呵呵笑道:“韩姑娘,这么早啊?”

那小将一溜烟地冲进了府里。

留下的两人不耐烦地摆摆手,骂道:“知道了,啰嗦什么,快去!”

站在门内的小将连忙探出头来,看到那轿子已经快到门前了,连忙缩回脑袋,急道:“我这就去,你们先拦一拦!”

当一顶熟悉的暗青色小轿缓缓朝着澹台将军府大门行来的时候,守门的年轻将士倏地睁大眼,回头对着身后的小将低声说道:“快快!韩姑娘又来了!快去通知方副将!”

未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