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学会去爱
作者:六然 更新:2019-11-09

当慕伊凡拿着钥匙冲到楼下的时候,希乐跑得不见人影,正忧心着她一个女孩子家抱着个小孩不知道会出个什么意外。

正想着她也应该跑不远,所以打算着就在花园里先找找看。果然,在一处长板条椅上,他看正希乐低着头抱着裕泰,两个缩成小小的身影窝在一团。

慕伊凡慢不出声的走上前,蹲在希乐的面前,仰头看着这张泪水涟涟的小脸,两只眼睛哭得红肿,左脸颊上显现着五个通红的手指印正在控诉着他的恶行。

愧疚正鞭策着他的内心,为什么自已会这么沉不住气,她还只是个小女孩,她的心思那么单纯,可是自已又做了什么,单凭简暖几句话,单凭着这些相片,他就将她判入死刑,慕伊凡你真该死,你真该下万恶的地狱。

“很痛吗?对不起!希乐真的对不起!”慕伊凡事满眼心疼,伸手轻抚上希乐左脸颊呢喃着声,他就是个彻头彻尾的笨蛋。既然决定了相爱,既然决定了过一辈子,那就无论如何都要相信,正因为他爱她,所以才要毫无保留的去相信她。

她不是别人,她是他的妻子,是他要牵手一辈子的伴侣。

希乐咬咬唇,偏过头去不让他触碰。心里的伤可想而知,她万万想不到的是,无论她说再多做再多都比不上简暖的一句话,那她在他心里究竟算什么。

如果他喜欢简暖,他真心想要在一起的人是简暖的话,那就明白的说出来,她绝非胡缠之人,裕泰她可以自已抚养。

慕伊凡将手颓了下来,停放在希乐的双膝上,黯然神伤的凝望着她,“我知道现在无论我说再多也没有用,我也不知道今晚自已究竟是着了什么魔,但这些绝非我本意。希乐,凭心自问,我慕伊凡对你怎么你又会不知,没有这么大爱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在乎。简暖对我来说只是过去式,她在我心里根本什么都不是,我不是相信她的话,而是我在乎你,更害怕自已比不上你跟安亦辰之间曾有的那段青春涩恋。当我看到那些相片的时候,嫉妒简直将我淹没,让我根本无法思考,所以才会做出这些伤害的事情。”

“我跟亦辰也是过去式了,慕伊凡我不管你怎么想,但我李希乐绝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女人,我对感情是专一认真的,无论当初嫁给你是多么的不愿意,但是是你的人,我就会忠一到底。”希乐看了看颓丧的慕伊凡,心里就算有恨意,但还是不忍,谁叫她爱得深切呢。

“我知道,可是我就是控制不了那股要冲出心口的嫉妒。”慕伊凡伸手搂进希乐的细腰,埋头进她的双膝,疲累的靠在上头,整整思绪平静的说道:“你有太多太多的美好,美得只想让我把它好好收藏,生怕别人一个发现,你只这样从我手中溜走。可是越是这样紧张,越是这样害怕,却也越让更多的人发现了这些美好,无论是安亦辰还是方雨泽,他们都太优秀,让我有太强大的危险感。”

这翻剖心的话,希乐终究不是铁石心肠,又怎么会不动容呢?眼前这个男人是她最爱的男人,他的真心告白就是在诉衷着他最纯真的爱意。

细白的小手悄然的握上厚实的大手,慕伊凡感受到这份触动,惊讶的抬起头,双眼里闪着期待。

“伊凡,我爱你!真的爱你,自从嫁给你那刻起就决定这辈子只爱你一个。这样的话我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无论是安亦辰还是方雨泽,我的身心只属于你一个人,早在以前就烙上了慕伊凡的印记。或许是我在某些方面做得不好,但请告诉我,我是真的不想再吵架了,每吵一次架心就痛多一份,这样的感情我快没信心了。”希乐的小手紧紧的揪扯住慕伊凡,闪烁着泪花的双眸分外的明亮。

“再也不吵了好吗?下次要是再吵的话,你怎么打怎么骂我都行,但请不要离开我,我什么都可以接受就不能接受你的离开,那种撕裂心肺的痛只要一次就够了。我们之间还有裕泰,还有这个家,忘了吗,我们都承诺要一辈子幸福的在一起。”

慕伊凡捧起希乐的脸蛋,小心翼翼的在那被她咬得红肿的樱瓣轻印下深吻。

曾经的他是那么的孤高傲气,意气风发的,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畏畏缩缩,患得患失了呢?有爱人的面前,他真的没有任何傲气自尊可言,只知道自已发疯发狂的迷恋着她。

希乐轻推开慕伊凡的怀抱,摇了摇头,苦笑着急:“你还不明白,我们都把事情想得太完美了,这次的事情只是个导火线,以后还会更多,这次是简暖跟安亦辰,下次也可能因为其他,甚至是一件微乎其微的小事也可以引起我们之间的波澜。伊凡,我真的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了,我突然失去了生活的意义,有时候真的想甩下所有一走了之,但是我不能,因为我还有自已的责任,可是这样的纠缠何时才是个尽头,我的心真的再也经不起折腾了。”

晶莹剔透的泪珠肆意的在脸上横行着,希乐努力的想要控制住,却怎么也收不住这狂乱的势头。爱情不是你说不爱就不爱的,如果真的随心所欲的控制自已的心,这世界上就不会有这么多的痴男怨女,爱情就不会这般让人趋之若鹜的向往,可是谁又能说得准这究竟是谁的错呢?

“那就再给一次机会彼此,让我们去学习如何去爱,如何爱人。”慕伊凡再次捧住希乐的小脸不让她躲开,彼此都望进彼此的眼里,眸神流动。

“伊凡,其实你都知道我们……”

“我只相信我的心,我爱你,就一定能行,我根本不管其他的。”慕伊凡霸道的将希乐跟熟睡中的裕泰紧搂在怀里,霸道的宣称。

“你这是何苦呢。”希乐无奈的轻叹一声,乏力的靠在他的肩头上,思绪飘得甚远,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般茫然无力。

其实从一开始她就知道,他们俩个并不适合,勉强凑在一起只会让彼此更难受更痛苦,可是离开又舍不得。她也知道为什么慕伊凡要这么急切的打断她的话,不让她说出口,可是难道一辈子就真的这样过吗?

“爱上你是我的错,可是离开却舍不得,如果说我们还能重新来过,不去计较谁对谁错,也不去计较会有什么结果,只求这一刻真诚的爱过。给一次机会我们,让我们毫无包袱的去学会爱,好吗?”慕伊凡暗哑着声音恳求道,双臂将希乐搂锁得更紧,生怕有一瞬间的放松,她就会从他怀里逃走掉。

希乐稍退一下身子,俯视进慕伊凡里眼里,楚楚而动人的喃问:“可以吗?我们……真的可以吗?”她要一个承诺,真诚而认真,而不是那些华而不实的,可是眼前这个男人,她生命里的男人,他真的可以给他吗?而她还能再一次的去相信他吗?

慕伊凡轻笑着点点希乐的俏笑,额贴上她的,语气中闪现着轻松,“亲爱的,我们为何不去试试看呢?学会去爱一个人,去相信一个人是一个恒久的课程,只是我们坚持牵手彼此,世界上还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呢?对我多一点信心,这一次我不会再辜负你的。”

“嗯。我愿意去学,愿意给彼此这么一个机会。”希乐用力的点点头,咧着嘴轻扬着微笑,或许这样是最好的。

在场婚姻来得太快,快得让他们措手不及,所以才会一股脑的去伤害,如果给彼此更多的时间跟空间去适应,去磨合彼此,相信结局绝对不会像现在这般。

她问过自已的心,心里那个真实的声音告诉她:她还是爱着这个叫慕伊凡的男人的,既然无法忘记更无法离开,那就让他们去学会如何去爱。

正当慕伊凡想将希乐好好的吻上一番时,怀里的小裕泰却醒来捣蛋他的好事。

可能是被他们两个当夹心饼干一紧搂着难受,裕泰哇哇大哭起来。希乐连柔声细语的安慰哄拍着。心头窝心一暖,他们之间还有裕泰,这个他们爱情的结晶,这份爱是不会变的。

想起个重要的事情,希乐就顾不得还在哇哇大哭的裕泰,蹙起眉瞪着慕伊凡威胁道:“刚才的事情我就不计较了,但是从此刻开始,你只能相信一个人那就是你的老婆我,外面的莺莺草草就不用理那么多,也不要拿她们的事情还烦我。我也保证,以后要是出去见安亦辰或者方雨泽或者其他什么人都好,我都会事先跟你报备,当然,你也一样。还有最重要的是,以后你要是再敢动手打我的话,那我们这辈子就这样完了,裕泰我是绝对不会给你的。你要疼我宠我,不开心的时候要哄我,事事都听我。”

“好好好……我全都依你。”慕伊凡忙不迭的用吻堵住希乐那张喋喋不休的小嘴,这些爱妻准则他以前没有做好,但以后他会努力的去做。

李希乐,慕伊凡爱你,这辈子就只爱你一个人!让我们一起去探究这份爱的真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