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人心自决
作者:楚家洛瑶 更新:2019-11-09

李琦,面对胞弟的冷枪,那次舍身相救,牺牲的血就像无数条细藤,慢慢缠住爱人的心。

以前从不待叶庭鹰吩咐,陆风都主动过去叶氏,询问卓可蓝等人可有甚么公事需要帮忙。

如今哪怕叶庭鹰有要事,拨打急电找人,控制台不时还提示忙音,陆风过些时间才回拨。

陈帆感叹道,“总裁,陆风那小子被李琦那个瘸腿辣女迷得神魂颠倒,真担心他日夜不分。”

瘸腿辣女,形容得倒是挺贴切,陆风没空过来,叶庭鹰不悦纠正道,“是累得精疲力竭吧。”

“陆风家没人了麽,何必亲力亲为去照料,李琦下身瘫痪,这可要累一辈子,陆风没脑?”

下肢永远瘫痪,确实要累一辈子,唐逐雀轻碰了下男人的手臂,低声劝,“别这样说人家。”

叶庭鹰望了眼妻子眼里的示意,立即住了嘴,不再说任何气话,只拖住她的手往里面走。

丁烈和范伟,拉住朋友,议论询问,“瞅,说一句就好过我们开劝解会!是少爷还是千金?”

问得言简意赅,陈帆轻咳,“当然是少爷,你们两个傻帽!没听总裁整天把儿子挂在嘴边?”

只是问问题竟被人喷了句傻帽,丁烈和范伟,一前一后,围住陈,松动手腕,“说谁傻帽?”

好汉不该吃眼前亏!陈帆感觉危险逼近,大叫,“总裁。小雀,等等啦。我想到个好名字。”

名字两个字的尾音还未落下,瞅准空隙。拔腿就跑,属于典型的打不过就跑,明哲保身。

丁烈对老婆喜欢过陈帆还有芥蒂,望着已跑到老板身后,还转身朝自己嬉皮笑脸的男人。

忿忿不平,低声怒骂,“又溜得怎麽快,越跑越快,下次再煎这小子的皮。拆他那身贱骨。”

范伟放声大笑,“阿烈,其实陈帆跟桐桐甚么事都没发生过,你这股醋劲怎麽越烧越旺?”

放低音调,劝道,“以后在总裁面前,别这般扬言,陈帆最讨得总裁的欢心,你我都知道。”

丁烈顿了顿。“倒不一定,我觉得总裁更喜欢陆风,徐怀轩现在又弄成这样,那女人是谁?”

范伟不认同蹙眉。“那又如何,徐怀轩救过总裁,就算杀死无辜的人也会没事。甚么女人?”

丁烈翻白眼,解释道。“你当然看不到,进屋就光顾着吃。二楼的一间客房有个年轻女人。”

“房门没上锁,我匆匆扫了眼,很漂亮,四个字,国色天香,只是披头散发,神情狰狞。”

他想起那美丽女人瞪圆大眼,眼神,无比阴郁幽冷,实在是不寒而栗,以为大白天撞鬼。

因为,那女人还穿着大红色旗袍,就算有鬼,白天也不会出来,除非是怨气极深的猛鬼。

范伟见兄弟那副有些发颤的模样,笑骂,“国色天香?那麽漂亮,想知道是谁,为何不问?”

丁烈抢话,“我也想问,可她手脚都被手铐,脚铐锁上,嘴巴也被堵住,还怎麽好意思问?”

范伟猜测,“这样啊,那多半是徐怀轩霸占得来的女人,莞音太痴,被吃得死死,管不着。”

丁烈同意,往回走,“上楼吧,谈完事,我还要赶着回去陪桐桐去滑雪,没时间多呆在这。”

范伟,不过才28岁,毕业后与朋友合伙搞生意,其实也没多余的空闲时间,两人往回走。

两人不再勾肩搭背,快步直上二楼,起居室,叶庭鹰夫妇,陈帆,林莞音,徐怀轩都在。

起居室,沙发椅围绕的中央,豪华大理石雕刻的茶几,摆放着色相俱全的不少荤素美食。

据说,徐怀轩那天两点深夜,被人发现前,躲在集装箱里面喝了不少杂酒,啤酒,白酒。

为此,人被送回来后,也已经有急性酒精中毒的迹象:昏迷不醒,唇色苍白,体温湿冷。

陆风察觉最早,赶紧带他去了医院急救,醉酒和大半个月的饮食不当,脸色还不太好看。

徐怀轩,脾气暴躁,对女人也不大方,但女人缘好,因为长相帅气,带着股狂野的帅气。

与他有暧.昧的那些女人,大多数也都是不为钱财,只是天性放.荡,与徐上.床,各取所需。

林莞音在整理两个装着薄饼的硬餐盘,见到折返回来的两个男人,笑容满面地招呼坐下。

她推了把懒洋洋,无精打采坐在沙发椅的男人,“轩,还等甚么,不是有事要跟大家说麽?”

徐怀轩的眸光,不知从哪里收了回来,轻描淡写道,“也没甚么事,我和莞音下个月结婚。”

大家想听的可不是这话,全部惊愣住,呆若木鸡,叶庭鹰,第一个提出反对,“我不同意。”

唐逐雀闻言,也是不明所以,只是更不明白为何叶某人还要多管人家感情事,手指缩紧。

徐怀轩对她那股敌意,始终有增无减,坐下来才三四分钟,总不经意对上双半眯的棕眸。

与这些陌生人一起,她绝不习惯看别人五官,却总直觉捕捉到不断被人窥探的炽热目光。

窥探的炽热目光正源自跷腿坐在对面沙发椅的男人,依旧是半眯的眼眸,嘴角微微歪起。

为此,好不容易冷静下来,这会,听到低沉男声这四个字—我不同意,心立即绷紧不少。

徐怀轩冷笑,“你不同意?鹰,那我为何不能和莞音结婚,这不是你一直以来的期盼麽?”

当然不同意,叶庭鹰脸色严肃地对视,“轩,我知道你不喜欢被人束缚,为何突然要结婚?”

“你俩结婚后,能否做到与其它那些不三不四女人撇清关系?能否一心一意对待莞音?”

徐怀轩握拳,“鹰,你管得未免太宽,这些事我自有打算,结婚日子已经择定,四月初四。”

叶庭鹰蹙眉,脸色更不悦,望向一旁的女人,“这麽快?莞音,真决定结婚?再想清楚。”

林莞音微笑,温声应道,“嗯,庭鹰,不好意思,没提前和你说这事,但我们已作了决定。”

“毕竟,我30岁,真不年轻,好想有自己孩子,体验下家庭主妇为柴米油盐操心的生活。”(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