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0 章
作者:曦舞 更新:2019-11-09

庄肃的气氛布满整个会议室,这是军部四年换一届的军统的圆桌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四大家族的当家者,还有这一届的军统白富瑞,再加上底下的三位上将。当然,现在是缺了一位。

军统是四年换一届,是由出席圆桌会议的人员投票生成,而候选人,则是三位上将。

“那么,投票正式开始。”出言的是王家的老爷子,王元生。

“等一下,”白福瑞首先提出了质疑:“三位上将候选人,现在只有两位,另一位,越上将,怎么没出席?”

白富瑞已经年逾五十,头发花白,但是面色红润,穿着黑色的军装,扣子扣得紧密严实,头发梳理得一丝不苟。这么板着脸,自是不怒自威,那目光更是锐利得紧。被他所盯住的人,如果心里承受能力不强,恐怕直接就会被他看得心慌。但是,这里的人又有哪个不是老狐狸?

王元生嘴角翘起,目光落到越一飞身上:“越家的事情,自然是要问一飞了。”

越一飞面色不变,语气自然道:“越轲被停了职,自是没有颜面再参加军统选举。”

白富瑞皱了眉,似是还想说些什么,此时紧紧关闭的大门倏地哐啷一声被人打开,一群乌压压的人就走了进来。

看清楚来人,屋内的人皆是面色一变,整个会议室的气氛都抖得一凝。

越轲像是没看见这里面的几人揪然一变的表情,他穿着一身黑色上将军服,肩上黄色的肩章明晃晃的闪人眼球,神色自若的走到空出来的那一张椅子上坐下,坐姿规整。

“没想到军统的选举竟然提前了日子,怎么没人通知我。”他的语气是陈述的:“虽然我被停职了,但是我还是军部的上将,仍然有资格进行军统的竞选,难道是我记错了?”

军统选举的日子本应该是三日之后,只是有些人不愿意越轲参加,自是想法设法的改了日子,而且一切都是隐秘的进行着,想说等一切尘埃落定,到时候越轲再有能耐也没有办法。可是没想到,还是被他知道了。

白富瑞面色一整,突然明白了什么,他的目光不着痕迹的瞥了瞥脸色难看的越一飞,暗了暗。

能不难看吗?刚才越一飞还以一种长辈的语气说着越轲没有颜面参加选举,可是越轲一来却是明晃晃的给他打脸。

王元生面色僵了僵,看了看越轲身后的一群人,皱了眉,道:“越上将,圆桌会议是一个严肃且庄穆的会议,无关人员,不得在场,这个规矩,我以为你是清楚的。”

说着,他顿了顿:“军部的人注重纪律,你明知故犯,这样的人,怎么能成为军统?”这话的意思,竟是想剥夺越轲的竞选资格。

越轲神色不变,只是目光稍稍的看了王元生一眼,眯了眯,突然道:“莫旗,将资料给在座的各位看一看。”

莫旗将手上的资料分发给桌边的各位,然后又站回越轲身边。

众人对手上的资料都有些好奇,可是越往下看,在座的几位的脸色却越变越难看,青青白白,愤怒、不可思议、惊讶的表情齐番上阵。

越一飞将手上的东西往桌上一拍,整个人猛地站了起来,右手颤抖地指着他,怒道:“孽子,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

“不,爷爷。”越轲微微一笑:“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一个被他们忽略太久的事实。

异能者与普通人的比率是1:100,一百个普通人里才有一个异能者,而能力者是只要是身强体壮的,普通人就能变成能力者。现在军部的人一共有十万人,但是能力者却占了一大半,就连各个家族,他们底下的人,能力者也占了大流。

而越轲,他是能力者,军部大多数的能力者,都是在他的统帅之下。毫无疑问,他已经是军部最强的力量。

越轲道:“我不想实施最后的手段,所以,相信各位能做出正确的选择。”

他如此强势,就连他身后的人也露出了不低的气势,虎视眈眈的看着桌边的人。

“你,最后的手段是什么?”白富瑞突然开口问。

“这个,”越轲有些为难,想了一下还是道:“我想各位是不想知道的。”

“好了,时间也不早了,那么各位就选出你们心目中的人选吧。”他的语气就像是在说‘好了该吃饭了’那般的稀疏平常。

王元生猛然站起来,将手上的资料往桌上一扔,语气狠厉道:“我倒是要看看,你究竟能猖狂的何种地步?”说完,他背着双手气势汹汹的就走了。

“那么,我们继续。”越轲一点也不受影响。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

白富瑞走到越轲旁边,赞赏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小子,不过手段却是强硬了点。”白富瑞是支持越轲的,再加上他儿子白玉对他爱人祁白的喜欢和白歌对越轲不加掩饰的赞赏,这也让他对越轲更加的喜欢。

“我这也是不得已为之。”越轲眯了眼,语气淡淡的陈述道:“我现在的地位虽然是我自己用双手和命拼出来的,但是不可否认也是借了越家的由头。可是现在,越家老爷子有了越子超,他已经不再需要我,我只能被抛弃,我不想走到那种地步。而且,我也要让他们见识一下我的力量,不然就算我当上了军统,这个位置也坐不稳。”

白富瑞叹了一口气,道:“你也别怪你爷爷,他人老了也糊涂了。”能不糊涂吗?放着这么好的一个宝贝孙子不要,还要舍弃他,真不知这老小子是怎么想的。

“好好干,以后的军部可是要看你们这些年轻人打天下。”白富瑞说了一些鼓励的话,这才慢悠悠的走了。

越轲也打算回去,可是却被神色复杂的越一飞拦住了。

“你的实力,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越一飞神色复杂,有些自豪,但更多的是愤恨:“不过,能力者的缺陷,我想大家都知道,你也别得意,这些能力者,很快就会消失了。”

越轲神色不动,道:“那自然也不需要您担心,爷爷,”

越轲低头看他,一字一句的道:“我已经不是那个能被你随手拿捏得越轲了,您现在,已经老了。”

莫旗有些忧虑的看着越一飞气冲冲的背影,道:“老爷子说得也对,能力者虽然是中坚力量,可是消耗也快,终究是繁花,只能绽放一时。等它谢了,那时又该怎么办?”

“我也是能力者,等它谢了,那时说不定我已经不在了,那我现在为何还要憋屈的活着?而且,”越轲神色变得温柔起来:“能力者的缺陷也不是没有办法解决。”

“什么?”莫旗脑袋难得的当了机,半天才反应过来越轲的意思。越轲他跟在他身边这么久,还是有些了解的,他从来不说没有意义的话,那么他的意思是

莫旗追上越轲的脚步,神色激动的问道:“将军,您的意思是?”

越轲对他一笑,直接满足了他的希望:“就是你想的那样。”

莫旗呆了呆,最终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表情很是激动,张了张嘴,却是半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能想象,一个人在很长时间都怀着一种将不久于人世的想法活着,当知道他不会死了,那种心情,难以用言语来描述。

越轲当上军统的消息很快的就被众人所知,能力者欢欣鼓舞的时候,大多数人都是持着一种赞同的态度。越轲是最为年轻的上将,年轻有为,对于他的成功可以说是众望所归的。当然,除了高兴的人,也有失望愤恨的人。

而此时,越轲和祁白却来到了一个秘密的地下基地。

祁白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个隐藏的极为隐蔽的用上好的材料做成的大门,要知道,就算是原子弹也轰不开它。而它,隐藏在三区的地底下。

越轲对他解释:“三区的人,都是这些能力者的后代,他们的骨子里或多或少都受了暴躁因子的影响,和正常人不同,他们极为的狂躁易怒,因此大家开辟了三区让他们居住在这里。”

嘎吱嘎吱的声音响起,大门打开,里面是一个陌生的世界。

发狂的能力者被尽皆捆缚在这里,被关在这暗无天日的地方,静静的等待死亡。

祁白这次来的目的是为了试验他刚做出来的药剂,这药剂能解除能力者体内的暴躁因子,但是目前为止只在小白鼠的身上成功过,能力者,还未试验过,因此,危险未知。

将这里的能力者聚集在一起,周老配置出来的药剂能让他们暂时保持清醒,但是迎接他们的的会是更大的反弹,但是即使如此,他们也是仍然饮鸩止渴的服食这种药剂。

祁白看着这些瘦骨嶙峋,眼睛里泛着疯狂的红光的人,心中有些难受。这些人里面有的是英雄,但是现在却只能龟缩在这里慢慢等待死亡的到来。

祁白默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来意说了出来。

他是来做试验的,如果成功了,那么能力者的缺陷问题则被解决,如果失败了,参加试验的人的结果是什么没人知道。

超出祁白预料的,报名参加的人很多。

祁白忍不住道:“你们要知道,这里面的危险没人知道,你们的安危,没人能保证。”

其中一个脸上布满胡渣打着赤膊的男人抹了一把脸,道:“与其这么赖活着,倒不如拼一把,就算最后失败了,但是我们也算是为研究做了贡献,也不亏。”

也有人嚷嚷道:“是啊是啊,我们男子汉了一声,现在像个娘们儿一样呆在这里真的浑身不舒服,还不如搏一把。”

“哈哈,而且,小医生应该不会让我们有危险吧。”

“不会,”祁白严肃地保证:“我会认真的对待你们的生命,一定会让你们安全的。”

越轲在外面还有事情要做,军统的交接,军部的事情,大堆的事情等他去做,因此将祁白送到这里之后他就回去了。

试验进行得很顺利,参加试验的人有几位已经是濒临死亡了,他们的思维已经陷入了混乱之中,可是也慢慢的好转。后面周老还有祁白的几个师兄师姐也跟了进来,祁白是第一次见到大师兄,他是一位儒雅的中年人。他们的到来给祁白帮了不少忙。

这一切让人振奋,其中也发生过一些意外,但幸运的是都被祁白和周老等人解决了。

药方不断的改进,参加试验的人的情况也越来越好。最后,祁白几人得出了一个完美的配方。羊脂白玉比起翡翠能更容易让能力者平静下来,翡翠的见效则要缓慢一点。

三个月之后,当越轲走进来的时候,面对的就是一脸激动的祁白。顾不得有很多人看着,祁白一把跳到越轲身上,捧住他的脸吧唧的亲了一口。

“越轲越轲,我们成功了,成功了。”他的表情很兴奋。

越轲立刻反应过来:“真的?”他紧紧抓住祁白的肩帮。

“嗯嗯!”祁白不住点头。

越轲忍不住笑了又笑,突然他一把抱住祁白,在他耳边喃喃自语道:“都是因为你,祁白,是你给我带来了转机。”

什么?祁白有些不明白。

“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开始对你另眼相待吗?因为我的异能,我的异能是预知。”

祁白猛然一惊,想看越轲,却被他狠狠的抱住,动也动不了。

“在你出现之前,我的预知,告诉我,我是没有生机的,活不过三十岁,可是你出现之后,我的预知告诉我,你是转机,因此,我无论如何也要带着你的。是你,你救了我,救了我们所有的能力者。”

祁白愣了愣,随即骂了一句:“尼玛!”

他一把扯住越轲的头发,怒骂道:“难道你和我在一起是这个原因?你敢说是,我让你出不了这个大门。”

越轲有些哭笑不得:“你怎么会这么想?”

“你的意思不就是这个吗?”祁白不屑地撇撇嘴。

“怎么可能?”越轲拍了拍他的臀部:“你究竟在想些什么,难道在你心中我就是这样的人?”

祁白嘿嘿一笑,抱住他的脑袋:“开玩笑,开玩笑。”

越轲回抱他,半天还是忍不住道:“谢谢!”

谢谢老天把你送到我的身边。

作者有话要说:这次是真的完了~~~~~撒花,撒花······

新文地址:?novelid=2220600